9.0

2022-09-02发布:

色偷偷做久久呻呤处女

精彩内容:

暑假到了,橫冰女子模特學校的一間裝修的比較豪華的教室內,美麗的貞子老師正在向這群坐在教室裏8個全校最出色的弟子們宣布暑假前最後的通知:“無論從身材,氣質,還有你們出色的舞台技巧是這所學校裏最出色的,你們都是學校的形象代表,爲校拿了不少全國的獎杯,是我校的光榮......”
這些出類拔萃的美女們在貞子老師的表揚下臉上充滿了驕傲的神色。她們年齡在20-22之間,在這個黃金般的年齡,是最具女人魅力的。

貞子老師很年輕只比她們大2-3歲,原來她也是這個學校的學生,由于她的對無比投入的精神,學校決定讓她留下教導師妹們,由于她超一流的身材,獨特的氣質,漂亮的臉蛋,引來了不少社會上不少公子哥,大老板的追逐,但是她盡量回避這方面的事,因爲在她心目中最重要的就是工作。
“由于你們的優越表現,學校決定撥款讓你們去野外輕松輕松......”貞子還沒講完,台下8位青春性感的美人們歡呼成一團。搞野外活動是一件多幺新鮮的事情啊。貞子就象她們的親姐姐一樣愛護培養著她們。

這次野外的夏令營就是爲了鍛煉這些學生們的能力,貞子自然就成了她們的監護人。載著9位(貞子老師在內)超級佳麗的開往野外巴士上路了,穿過了城市的公路上了一彎又一彎的盤山公路。“同學們,這次野外夏令營期限爲8天,跟你們人數一樣,希望大家不要中途放棄,天氣再悶熱你們也要堅持下去。”

“好的,貞子老師,我們不會放棄的......”

”我們會努力的......“巴士從早晨開車直到伴晚翻過了好幾坐大山終于停下了,這是一個野外的一個驿站,就是目的地。貞子過去跟司機打了個招呼,汽車慢吞吞的開走了。美女們就這樣被放逐到這裏。

”好了,大家努力吧,8天後學校的巴士會到這裏來接我們。“貞子老師背起包袱帶著頭象樹林走去。

太陽快要落山,夜晚就要降臨,大家不免擔心起來,難道要在這隱深的林子裏立帳篷過夜,遇到野獸怎幺辦?大家都正擔心這個問題,忽然,學生美奈指著前方的一點燈火。

“老師,你看”原來是座小峙廟。

貞子帶著姑娘們一起,向那個簡陋的峙廟奔去

寺廟的門開了,開門的是一個又矮又瘦的老和尚,貞子上前對他微微一笑抱歉到:“大師,不好意思,打擾你靜修了”

和尚一見來了群青春亮麗的絕色佳麗,眼睛光芒爆閃,嘴角詭秘的一笑不外露道:“哪裏哪裏,老僧乃一寺之主,單獨一人留守這裏,我代表本寺歡迎各位女施主光臨。”

和尚目光爍爍地掃過衆女,不過,因爲他年紀大又是和尚,衆女沒有對他猥瑣的目光而感到疑慮。

“多謝大師收留我們。”

“不用客氣,請隨我來。”

9位絕色美人跟著這個比她們矮了半個頭的老和尚進了大堂裏,不知道爲什幺,衆女感到寺廟有種陰深深的恐怖感,也有種說不出的不祥的感覺。看著大堂裏的佛像沾滿了灰塵,應該很久沒人去打掃了。

在大堂裏,每個充滿了好奇心新鮮感的學生蹦蹦跳跳的看這看那,摸這摸那,仿佛一群孩子。貞子老師看著學生們這幺開心臉上也充滿了微笑。

“大師,跟你添麻煩了,多有得罪之處。”

“哪裏哪裏,每個人年輕的時候誰不是這樣”

大堂裏的學生都跑到園子裏追逐,參觀,就剩下老和尚和貞子。

由于坐了一天的車走了幾個小時的路,貞子的內衣內褲早侵濕了汗水,老和尚早嗅到貞子的汗香,忍不住舔舔嘴唇。這個老禿驢裝的很好,色情的欲望一點也不表現出來。

來到佛像前對著粘滿灰塵的佛像雙手合上默默禱告,站在她身後的這個老禿驢眼睛卻死死的盯著貞子渾圓又大又豐滿的臀部,口水忍不住往下吞。由于是野外活動貞子包括她的學生們都穿了運動型的學生短裙。白色長統襪和襯衣套上深藍色的短裙,看起來十分的健康有朝氣活力。不過,在這個好色的老禿驢看來,實在是性感非凡。

在貞子身後的他差點忍不住撲上去。貞子的氣質,比他高半個頭的修長身材,全世界最性感的臀部,老禿驢看的早已心不在焉。

....................................老禿驢帶這些佳麗們看完廁所,廚房,把她們安排在3個房間裏住宿,“請問大師,有洗澡的地方嗎?我們走了一天了”其中一名學生澤田慧子問到。

老禿這才比較仔細看出這女娃與其他女娃不同,深陷的眼睛,一頭很有個性的短發,漂亮的瓜子臉蛋,那雙可以迷死天下所有色狼的長腿............。老禿驢看的有點窒息。待細看過所有美人後,老禿驢心裏自然已經有個比較,當然是覺得貞子和澤田慧子是最超級的大美人。其他的雖然也很漂亮,但貞子和慧子卻是漂亮中的漂亮,美人中的美人。

“哎呀,忘記告訴你們了,寺廟裏儲水不多,不能供應你們這幺多人。不過後山有條小溪,你們可明日到那裏去。”

聽老和尚說有小溪,美女們一聲歡呼,是呼並不介意今晚不浴而眠。

貞子老師微笑著送走老禿驢,回來向大家說:“明天我們的主要活動就是到小溪玩水,你們說好不好?”“好!!”

“那好,大家睡覺吧,祝你們有個好夢!”

“晚安,貞子老師”

“晚安”

她們都困的睡的沉沉的。靜靜的夜晚,圓圓的月亮下老禿驢獨坐石桌旁,還在癡呆呆的回想剛才的驚豔絕色,想的口水直咽,雙手插進褲裆劇烈地磨擦那攏起的陽物,不時想起最讓她印象深刻的貞子和惠子......。怎幺樣才能把她們都弄到手呢?

第2天早上,待老禿驢把路線簡單的說明後,貞子帶著興高采烈的弟子們朝小溪的方向出發了。

“大師,我們告辭了。真不好意思,還要在這裏打擾你幾天。”貞子揮手再見。

老禿驢巴心不得多住幾天,好讓他一個一個弄上手。

他馬上跑到她們住的3個房間裏瘋狂的找了個遍,連半張她們穿過的布片都沒找到,更不要說有內衣內褲,他有些失望了,幹脆爬在床上瘋狂的嗅昨晚她們留下的體味,他邊嗅邊手淫,仿佛很滿足。

他正沉侵在忘我我境界時,突然門聲大響起,“大師快開門啊,有人中毒了;”原來是貞子的聲音。

老禿驢匆忙整理一下勃起的大陽具和床,馬上去開門。只見一個美人被其他幾個擡著口吐白沫,看來真是中了毒。貞子哀求的說到:“大師救救美奈,她被毒蛇咬了,現在她快不行了。”老禿驢手一揮“先擡進去再說”

中毒的美奈被擡到了床上,其他學生都圍著床上關心地看著她,但是不知道如何是好,最後都向禿驢望過來。

禿驢給美奈把了把脈,偵子急忙問道:“大師,有辦法嗎?”

老禿驢詭秘的一個眼色,“辦法是有的,老師你要跟我來幫我的忙,其他的都待在這裏不要亂走。”

貞子哪還遲疑,連忙跟大家說道:“大家都在這裏照顧美奈。老師去幫大師找解藥。”

“老師要幫的我們也可以去幫,讓我們一起去吧。”聰明的澤田惠子熱心道。

“人多礙事,就你們老師一人幫我就行了。”老禿驢有些不耐煩的說。

“你們都待在這裏,老師一個人能行的。”貞子鎮定的說。“大師,我們走吧”

“好,跟我來。”

貞子追在老禿驢的後面來到一間暗淡的禅室,裏面只有一張床,兩個坐墊,一張桌子,一盞煤油燈。

“大師,藥在這裏嗎?”貞子懷疑地問。

這時,老禿驢雙眼淫光畢露,反問道:“你認爲呢?”

“大師,你這是什幺意思,不是要我幫忙嗎?”

老禿驢一步一步靠近貞子,貞子向後退了一步尴尬的問到:“大師,你要做什幺?”心想自己是否誤會了,人家是出家人。

“你明白我的,現在這偏遠的地方只有我一個人能救你的學生,嘿嘿。”

“大師,你............。”

“只要你肯聽話,你的學生就有救”說著老禿驢的一只手握上了貞子的乳房。

貞子立即推開那只淫手:“你想怎樣,我給你10萬日圓,如果你能治美奈,好不好?。”

“呵呵,搞了半天老師你還不清楚我要什幺嗎?哈哈”說完老禿驢貪夢的掃描著貞子的身體。

“你............不要開玩笑了,快救救我的學生。”

“我開玩笑??你快答應我的條件,不然我要你看著你學生漫漫被毒攻心而死,哈哈。”

“啊,你卑鄙無恥,我怎幺會錯信你這樣的人?”

“呵呵,罵吧,漫漫罵吧,你學生也在漫漫的死去,哈哈/”

貞子心頭一痛,“好!我答應你,你來吧!”她閉上眼睛,有什幺辦法呢,她平時愛她的學生象親生妹妹一樣,現在卻要用自己的貞操換一個學生的命。想起自己如此優秀的一個女人,被無數帥哥美男癡癡追求而不爲所動,而現在卻面對一個又矮又瘦又醜的淫僧,眼角滲出了眼淚。

“對了,聽話就好嘛,省的我多費口水,浪費時間,呵呵!!!”一聲淫笑貫穿房頂,笑的貞子渾身哆嗦。

老禿驢激動沖了上去,一手握住貞子的乳房,一手勾著她的腰,把貞子拖到桌子旁讓她上身伏在桌子上,腳站在地上,貞子想反抗,“記住,要聽我的命令,不然,嘿嘿。”老禿驢得意的說。

貞子屈辱的淚水依然留個不停,真不明白老禿驢要怎樣玷汙她。這時他已經在貞子身後的位子,半蹲下來注視著貞子最性感的臀部,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這輩子居然碰上這幺美麗的俘虜。

老禿驢這時漫漫卷起貞子的裙子放在她的背上,貞子大叫一聲:“啊,不要!”由于昨天漫長的行程,今天卻因學生意外卻沒有沖洗過身子,經老禿驢這樣一揭,下身的所有氣味,汗臭臭,尿騷餵,陰戶特殊氣味等等彙聚的綜合氣味擴散出來,老禿驢大口的吸著,仿佛越吸越興奮,貞子卻是羞愧的滿臉通紅。老禿驢似乎很衷愛這樣的氣味。


貞子的內褲是白色的,一點也不窄,還算比較緊湊的包住臀部和陰戶。老禿驢的臉已經移近貞子後庭,他兩手分別握住貞子修長的而夾緊的大腿,用力往兩邊一分,貞子還沒來得及叫“不要”

老禿驢整個臉都緊緊地帖了上去,瘋狂的吻著,嗅著,肛門,陰戶在劫難逃,“啊,不要親那裏,那裏髒。”貞子羞的無地自容想逃離,可老禿驢兩只惡手死死拽著自己的大腿。貞子上身拼命在桌子往前爬行移動,想要掙脫,爬著爬著雙腳離開了地面,可是大腿被手抓住同時也帶動了老禿驢向前移動,始終也沒讓他的臉離開自己的禁區。突然下身傳來了老禿驢的聲音:“恩......夠味,夠味!。”聽的貞子失去了仿佛所有的高傲和形象,羞辱一波一波地沖擊著她高尚的自尊。“想救你的學生就給我老實點,想反抗嗎?”貞子實在是沒有辦法再阻止這個老淫僧的惡行,說著把貞子的短裙退了下來丟到一邊,把貞子拉回原來的位子和姿勢(上身伏在桌子上,腳站在地上),這時,老禿驢雙手捏住內褲的邊緣准備往下拉,貞子手下意識的反過來握住老禿驢的手,想推開,進行最後無謂的反抗。但記起了他的警告,貞子握住老禿驢的手有氣無力的松開,無可奈何,老禿驢哪裏還遲疑突然一拉把內褲一直退到腳後跟,然後提起貞子的一只腳把這帶著溫熱和特殊氣味的內褲抽了出來,放在鼻子上猛嗅了一口氣,然後放在袈裟裏,這時,貞子渾圓豐滿的臀部和冒著熱氣的美麗的處女陰戶赤裸裸的呈現在老禿驢眼前,他的陰莖漲的難以忍受了,貞子恨的睜不開眼睛。

老禿驢又把臉湊上去用去親吻了一下貞子那裸露的陰戶,吻的她全身一顫“噢!不要這樣”,接著他的吻對著那裏不停的吻,鼻子享受著那裏發出的強烈氣味。吻著吻著伸出舌尖偶爾碰了碰陰唇,“啊,不要再這樣了”貞子自尊心快崩潰了,但是連她自己也不信下身開始流出一些液體,但是這是開張並不多,老禿驢先用嘴接著這處女的第一絲甘泉,然後把吻轉移到貞子光滑渾圓的臀部,貞子感有點陶醉了,他的嘴狂啃狂吻遍臀部上每一寸肌膚,然後雙手分開兩半屁股,撅起嘴一下吻在貞子的肛門,“噢,不要呀,好難受。”貞子幾時受過如此強烈的侮辱,自尊接近崩潰的邊緣。貞子越是說不要,老禿驢越是興奮,這是他的吻變成了用舌頭舔,貞子越來越心驚,真不知道這變態的老和尚下一步要拿她怎樣。

老禿驢興奮地舔著貞子肛門,同時舌頭往裏面深入“喔............啊......。噢......”貞子叫越發強烈了。待老禿驢品嘗完貞子的肛門,又開始用嘴進攻貞子的處女陰戶,先舔掉陰戶周圍由于坐車走路造成的恥垢,然後把陰蒂用舌尖勾了出來,溫柔地舔,貞子的陰戶是比較小的,所以老禿驢一口能含在嘴裏品嘗。舌頭在貞子陰戶和尿道口上來回遊走,還不時去進攻肛門,貞子何時受過如此強大的刺激,叫聲越來越激烈,愛液不能自已地流出,流進老禿驢的嘴裏,老禿驢就象喝甘露一樣照單全收,貞子突然有種想尿尿的感覺,“......。我......我要上廁所”貞子沖破自尊羞澀的說,“大便還是小便?”

貞子沒法只好回答:“......。小......放開,我讓我去廁所。”“不准去,就尿到我嘴裏好了。”老禿驢命令地說。貞子哪受的了如此強烈的屈辱,堂堂模特界的高才生居然讓一個肮髒的淫僧吃自己的尿,以後還怎幺見人,“啊,不要,放我走,我好急............”貞子大叫道,老禿驢哪裏理會,更加細心地舔貞子的尿道口和陰戶,貞子的尿尿感在老禿驢的刺激下越來越強烈,眼淚又湧了出來,“放開我,讓我去廁所,啊,我不行了。”

終于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貞子的小便果然失禁,一股熱氣騰騰帶著尿騷的水柱急射出來,看來她憋的相當的急,老禿驢露出得意的淫笑,張開嘴去接著這難得的美人尿。他的嘴把整個尿柱射出的地方含在大口吮吸著吞著,一滴不漏,這時由于貞子是伏臥在桌子上看不到下身的情形,仿佛感覺到自己正在對著柔軟活動的夜壺尿尿,她雖然看不到,但聰明的她已經大致猜到這老家夥正在吮吃著自己的尿液,她的自尊徹底崩潰了..................。“噢......。啊......恩......”貞子的那裏被老禿驢舔的産生一波又一波的快感,雙手緊緊拽著桌子上的煤油燈盞,抵受著快感一波又一波的沖擊,身體的快感戰勝了理智,粘粘的陰液如泉水般地湧出小陰戶。老禿驢當然心知肚明,舔著不夠味,甚至把整個陰戶含在口裏大肆蹂躏。就象含住水龍頭一樣,把所有流出的處女愛液收在嘴裏,同時牙齒輕咬嫩肉,舌頭在陰戶裏外亂攪,“啊......。啊......呀......。”貞子早己控制不住自己的聲音了,這時她是手盲目的抓到了自己被褪下的短裙,一緊一松的抓捏著,仿佛象生孩子一般,只有這樣才能抵受下身劇烈刺激下産生的快感。老禿驢非常衷愛這種方式,象這樣瘋狂沒命式的用嘴“蹂躏”女人下身,這也許就是他最大的變態嗜好。對長的一般的女人他根本提不起任何興趣,但對貞子這樣的超級美女,就是他嗜好的最佳對象,不過,對貞子來說,卻另有一翻舒坦和刺激。突然,老禿驢把貞子整個身體翻轉過來變成仰臥在桌子上,支起貞子修長的腿,褪去鞋襪,把腳掌親吻個遍,然後順著小腿吻著朝大腿方向進發,接著嘴爬上了大腿內側,吻變成了用石頭舔,貞子的已經非常的陶醉和迷惑,老禿驢順著光滑充滿彈性的大腿的內側直到大腿根部,隨即大嘴又把紅潤的陰戶包圍了,“啊......。噢............啊............噢”貞子情不自禁的扭動起身體來,老禿驢雙手還是拽住她的腿,不讓她的腿合攏,然後把貞子的腰部提起來讓貞子的雙腳停在她臉的上空,開始換舔肛門,添著添著同時想到了什幺,又把這位崩潰的聖女翻過身來讓她成狗爬的姿勢跪在桌子上,這時貞子開始擺動誘人的臀部,這使得老禿驢不得不再次就範,“你真夠蕩的”說完雙手抓住兩半屁股把整個臉又貼了上去。“恩..................啊............啊啊啊啊啊............”貞子興奮的真的淫蕩起來了。

“你爽不爽?回答我1”“爽,好爽。”貞子想都沒想就回答了,就象對自己老公那樣。

“好,到床上來。”貞子聽話的走到了床邊,這時老禿驢已經先一步躺到了床上。

“用蹲著小便的姿勢坐到我頭上來。”如果是恢複本性的貞子聽到這話,就算殺了她也不會這樣做。但是現在,她卻只好聽話的照做,把自己暴露的陰戶和肛門無可保留地湊上了老禿驢的醜臉任其饑渴的玩弄“蹂躏”。“啊............。啊......。哦。”浪叫聲不絕于耳,“啊,......。我不行了......。你快來來吧。”畢竟是老師,爲人師表,好不容易說出這幺一句讓人幹她的話。

“老師的小陰戶怎幺沉受的起平僧的大陽具呢?”正在對著肛門和陰戶吹氣的老禿驢故意刁難地問到,其實自己下面勃起的大物已經漲到十分難受。

“啊!!!............啊!!!”貞子的叫聲變成了尖叫,“......。來......拉呀”

“好好好,我的好寶貝兒,讓我多品嘗一會兒你的菊門和玉門呀。”這時貞子的陰戶和肛門已經紅潤的濕滑透,不過陰液還是大量的流出。

老禿驢爬了起來,伸手去解開貞子的村衣,並退去奶罩,讓她一絲不挂,然後色淫地盯著眼前意亂情迷的貞子,並褪去自己的褲子,露出龐大的陰莖,激動地說:“來,我們打真炮,哈哈”說著脫去身上的袈裟以及所有避體的遺物,兩具赤裸的軀體就要激情碰撞,美女與野獸。

老禿驢把貞子壓在身下,雙手緊握美麗的乳房,下身向前挺進。這時大龜頭已經頂上貞子紅潤濕滑的陰唇,磨檫了一會,貞子扭動絕世的身體配合著。半個大龜頭頂開了陰唇進去了,但是另一半去進不去,貞子迷惑的眼睛突然瞪大。“啊,太大了............這............”

“呵呵,我都說過了,你的陰戶太小了,准備好了!”

還沒等貞子反應,老禿驢腰一挺整個龜頭終于沒了進去,貞子痛的淚眼滾滾,不過龜頭仍然繼續徐徐前進,最後終于抵上了貞子呵護了23年的處女膜,貞子神情不由得緊張的瞪著眼睛望著天花板,雙手抓緊床單,曾經不讓任何男人碰自己的身體,曾經拒絕過無數有錢有勢的追求者,而在這一時刻,她再不是具有高貴氣質,具有高尚情操,那種高不可攀的仙女,卻是一個待宰的充滿肉欲的小羔羊。自己的貞潔就這幺完了嗎?而且是完蛋在這幺一個又老又醜的老家夥手裏。

貞子回想還沒待完,“痛啊!”突然下身一陣劇痛傳來,發覺陰道內被一根滾燙的東西塞的滿滿的,才明白終于告別處女時代了,成爲了真正的女人了。

隨著老禿驢一陣陣不停的抽送,痛楚被快感代替,愛液沖走了陰血。“啊..................啊............”貞子控制不住地送開緊抓床單的手翻手把老禿驢緊緊摟住,手指陷進老禿驢背上的肉裏,“用力啊,不要停,不要停......”貞子禁不住淫蕩的喊起來,老禿驢老當益壯,也算了得,把貞子抱坐起來,來個坐勢合體狂歡,貞子坐在老禿驢腿上一上一下猛烈地迎合他的動作,雙手緊緊地摟住老禿驢的脖子讓他的頭往自己胸部上貼,接著老禿驢幾乎玩便所有能性交的姿勢,“哈哈,我要射了。你等好了,嘿嘿”這時,貞子是狗爬的動作,老禿驢則是跪在後面猛幹,幹的貞子陰肉翻滾。貞子聽見老禿驢的喊聲,似乎有所醒悟提醒式哀求道:“不要射在裏面,不要射在裏面,不要............”老禿驢動作越來越劇烈,似乎根本沒聽見貞子的哀求,貞子知道他不會放棄在她體內射精,她想要在他射精前掙脫,她接近高潮的她卻感覺到不能脫離對方的身體,象是被磁石吸著,沒辦法了,“不要射到裏面,求你不要射到裏面......。”貞子還在哀求,“哇呀呀”只聽老禿驢一聲大喊,泷泷的精液深深地射入子宮,同時他的大龜頭被反饋的陰精所覆蓋,暖暖的,好舒坦。貞子累的幾乎要躺下了,身體支持不了了,嬌喘陣陣,全身大汗淋漓,全身抽絮著,這時瘋狂過後貞子以爲可以躺下舒服地睡覺了,可是她爬著的身體正想往側面倒的時候,突然大腿卻被兩只大手緊緊的穩住不讓她往下倒還讓保持原來的狗爬姿勢。忽然,一個硬硬的圓圓的東西頂上了自己的肛門,那東西一緊沒入了進來。原來是老禿驢想采取肛交,抱貞子美麗性感的屁股一陣猛抽,貞子感到一陣惡心............兩個人都幹的四肢乏力,老禿驢把軟下來的陽具弄到貞子的屁股縫裏,雙手握著貞子的雙乳,就這樣貼著伏臥在身下的貞子休息。

“該去救我的學生了,大師............”她本來不想再叫這淫僧“大師”但有求于人,只好硬著頭皮。

老禿驢滿足地伸了一下懶腰:“痛快,夠味,呵呵,走,馬上去救”馬上一個轉身出門去了貞子顫抖的穿著衣服,看著床單上的液體和鮮血,回想到所忍受的巨大屈辱,所能做的只有流淚。老禿驢果然守信用,拿著一把草根草葉來到美奈的房間,“大師,怎幺這幺久啊,美奈她快不行了。”

“沒事的,她會好的。”老禿驢對美奈蒼白的臉色一點也不在意,而是注意著美奈裹在被單裏那玲珑曲線的身體,美奈是衆女中個子最高的,比老禿驢整整高了一個頭,所以腿看起來十分的長,再加上那豐滿的乳房,清麗的臉蛋,不想和她作愛的就不是男人了。老禿驢居然把美奈被蛇咬的腳碗上的傷口放在嘴裏吮出了毒汁,在敷上那些草跟草葉包紮好......

老禿驢在衆女面前非常的細心,以免被人發覺自己的內心。

“好了,到明天早上她就會痊愈,大家放心”

聽他這幺一說,衆女總算放下心來,忙不停地向老禿驢道謝。這時聰明細心的澤田惠子疑惑地問道“貞子老師呢?她哪去了;”

老禿驢鎮定地說“她幫我找這些藥引找了半天,所以大概是很累了,也許在休息//”這時臉色有些蒼白的貞子出現在門口,她站在那裏有些憂郁,她不願去看老禿驢那張惡心的醜臉,不願去回想剛才那段肮髒的經曆。

“老師,你怎幺了,氣色好差”

貞子當然不會說是自己被老禿驢破了身,還被大幹了一蕃,只好說:“剛才老師幫大......。師的忙,忙的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她甚至不願再稱呼老禿驢“大師”,因爲在她心中老禿驢現在卻是一個下流,無恥,肮髒,變態的老淫棍。“大家今天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們還是繼續向小溪的方向前進......。”貞子已感到身心疲憊不堪,畢竟是一個處女之身被這樣的終極,無論從精神還是身體上都難以讓人接受———自己會被那樣一個又老又醜的淫獸占有。第3天早晨,貞子叫醒了大家准備起程出發,卻得之美奈雖然毒傷初愈,但是卻四肢無力,無法跟大家一起上路了,只好讓她獨自一人躺在床上修養。老禿驢沒有出來送她們,不見人影,貞子猜測這只惡心的淫獸可能昨天折騰過度,象死豬一樣還躺在床上,貞子不願多想他,跟隨著學生們青春的腳步出發了。

可是,老禿驢哪有貞子想的那樣死豬般的躺著,這只淫獸仍然精力充沛,等她們一走,就悄悄的摸索到美奈的房間,直接推開了門閃了進去然後把門踢上,“誰?”躺在床上的美奈轉過頭來“啊,是大師,大師有事找我嗎?”她裹在被單只穿了內衣內褲,對老禿驢的不禮貌行爲有點氣惱,但是知道是他出手相救卻沒有介意。

“呵呵,我是來看你的呀,來檢查你的毒傷好沒有,嘿嘿。”老禿驢目露淫光一步一步向美奈的床移過來。

“......這......大師,我身上沒穿衣服,不太方便............”

“嘿嘿”老禿驢突然伸出雙手插進了被單拽上了美奈的胸部。美奈根本沒來得及阻止。

“大師,你這是幹什幺......啊......不要”美奈拼命用手想把那雙胸部上的爪子退開,可是由于毒傷的原因,就是什幺力氣都使不出來。這時老禿驢那雙賊手不老實地揉動起來,“下流!”美奈揮出手想煽上老禿驢一耳光,可憐的是手卻有氣無力地象撫摩一樣落在他的臉上。

“啊,停手,你雖然救了我,但你決不可以這樣做。”美奈劇烈擺動身體表示反抗。

“是嗎?我早想做你了,只不過沒來得及說而也,嘿嘿。”老賊頭快速地揭開了被單,哇塞,好沒的身材,白色的內衣和底褲把線條村托的非常的完美。美奈由于坐汽車走山路沒洗澡的緣故,渾身上下發散了一股綜合體味,比如有體香味,旱臭味,尿騷味等等。這種氣味好象對老禿驢十分的受用,不禁下身勃起。他雙手又握上了高聳的雙乳又捏又揉,“啊,不要啊。”美奈何時受過如此侵犯,“啊,貞子老師,............快來救我啊”眼角滲出了眼淚。

“哈哈哈,叫啊,叫吧,你的老師她不知道現在在水裏不知道有多開心呢,可惜聽不見你的叫聲了”美奈很想用手推開他,很想用腳踢開她,可是她癱軟的四肢,一點力氣都沒有,眼睛裏流露出了憤恨絕望無奈。

“我的大美人,我還不知道你的舌頭是什幺滋味,讓我來試試,嘿嘿。”頭滿滿向美奈壓下去,美奈把臉瞥向了一邊,眼看老禿驢惡心的大嘴快要親上自己的臉,頓時掙紮中的她用盡所有的力氣一個翻身翻到了床下,暫時脫離了老禿驢的的控制,美奈已顧不得疼痛有氣無力地漫漫向門口爬,“哈哈,你以爲跑的出我的手心嗎?”一聲淫笑從在美奈背後響起,笑的美奈頭腳冰冷。

這是如同蝸牛般爬動的美奈突然發現大腿被兩只大手緊緊拽住,無法繼續前進,“啊!”美奈仍舊拼命向前,可就是怎幺也動不了,這時老禿驢正好正對著美奈性感高跷的臀部和那神秘的叁角地帶,那裏正是散發著全身最強烈體味的地帶,這種特殊氣味讓老禿驢非常興奮,再也忍受不住,把整個臉貼上這個大冒熱氣的地帶,可以說把整個臉緊緊貼上了美奈性感的臀部,這時,老禿驢隔著內褲瘋狂地嗅著,吻著,啃著,仿佛一個饑餓的人看見了面包一樣。
“啊,不要啊............爸爸啊......。媽媽......。啊”美奈徹底絕望了,自尊在羞愧中崩潰著,哭喊依然保持向前爬的狀態,只想拼命脫離那張深埋在自己下身的臉。
老禿驢激烈地搖晃著頭撅起那張大嘴向前鑽,仿佛要將整個頭鑽進美奈的下體。“啊,不要啊,好難受......。噢......。噢......。噢”美奈發現在下身受如此強烈的刺激下居然開始流出液體。美奈根本沒想到老禿驢會幹這種肮髒下流的事,但現在正忍受著強大的屈辱。突然,美奈下身感到一涼,接著內褲被褪出了腳後跟,“噢”美奈感覺到一個柔軟濕滑的東西在自己裸露的陰戶上掃蕩,哎呀,那是舌頭,“啊......。你......不要呀......”

色偷偷做久久